25岁退役的世界冠军 她揭开被“不公平”对待往事

羽毛球之星/明星/個人資料...Badminton Star, Badminton Player, Player Profile and more...
回复
kingcity
帖子: 11
注册时间: 2020-10-25, 12:05
联系:

25岁退役的世界冠军 她揭开被“不公平”对待往事

帖子 kingcity »

包宜鑫 -- 她不是赫赫有名的选手,但国羽女双的历史上应该有她一笔。

因为她曾经是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羽毛球馆冠军墙的——上墙人物。

22岁就成为了世界冠军、世界排名升至第一位;也是22岁这个年纪,让她体会到了职业生涯的辛酸。

面对“不公正”待遇,她隐忍,迟迟无法释怀。

但当成为母亲的那一刻,一切纠葛都不再重要,她不再偏执,放下了往事。


包宜鑫和她的儿子

诞下孩子后,包宜鑫渐渐意识到,这是她人生中的一个分界点。

自己和丈夫不仅制造了一个小生命,于她个人而言也有一种如获新生般的强烈感受。

她不曾料想,分界点的两面分叉如此之大。

她从一个对孩子无感的人,变得只要触碰到与孩子有关的事,就会异常敏感。

新闻里出现有关孩童受伤的画面,她会不忍卒睹;影片里上演母子分离的场面,她更是接受不了,哭得看不下去。

更让她吃惊的是,往日偏执的心理突然变得柔软起来,甚至已经能够放下职业生涯中遭遇不公的往事。

无缘奥运会的阵痛,开始不再反复;内心那块腐烂已久的伤口亦开始愈合。

她感到了一身轻松:“因为这些和我的孩子比起来,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。”

妈妈看到包宜鑫的改变,万分感慨,对女儿说:“你的孩子就是来‘渡’你的。”

人生百转千回,不经意间就会与拐点狭路相逢。惊喜和意外,不知哪一个先到。

孩子的出现,是一剂万能药,填补了包宜鑫内心的缺失。

许多世界冠军都会遇到同一个问题——一场比赛扭转了整个职业生涯的走势,甚至影响、改变其一生。

作为如流星一样划过的羽毛球世界冠军包宜鑫来说,也是如此。

2014年尤伯杯赛决赛的一场比赛,成为了她人生的转折点。之后经历的一切喜怒哀乐,都从这场失利开始。


决赛是中日对决

在国羽拿下第一单打那一分后,第一双打包宜鑫/汤金华出场了,她们当时世界排名第二,是国羽在里约奥运会周期前期,重点打造的一对组合。

她们俩需要一场世界大赛的胜利,加持自己被培养的价值。

参加过团体大赛与单项大赛的国羽运动员,都能清晰分辨出两者背后的压力。

绝大部分人会认为团体赛的压力更重。

包宜鑫知道,在团体大赛失利面前,奥运会冠军也无法自保。她和队友亲眼见到过,一名主力队员在决赛中输球后,立马沦为边缘人物的场景。

这件事震撼到了她的内心,也加重了赛前自己的心理负担。

“墨菲定律”在那场比赛中恰好出现。面对2年后的里约奥运会冠军松友美佐纪/高桥礼华,她和汤金华表现失常,0比2完败。

第二局——甚至只拿到了9分。

“压力太大了!当时我们不允许在团体比赛中输球的,虽然没有人具体说过这个规定,但只要输了,队伍高层就会觉得你不行。”

输完球,她和搭档面面相觑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两个人都懵了。

余下的比赛,她们坐在看台上,目光盯着赛场,脑子里想的全都是刚刚输球的场面。

几个小时的过程中,包宜鑫内心杂念不断。

她内心先是愧疚,“觉得对不起这个人,对不起那个人。后来想法又转变为——我输了,我就是不行的,就是会被否定的。”

往后的几个月里,她几次梦回赛场,至今都清晰地记得每一帧画面。

第一局几个关键分打丢后失利,到了第二局,她开始出现无力感。

“很想去赢,但没有办法,赢不了,很无力。”

在这件事上,她和汤金华保持了双打队员的默契,彼此之间再也没有提过这场失利,那是她们心中的结。

不幸中的万幸,那场决赛,国羽笑到了最后,拿到了冠军。

稍带讽刺的是,包宜鑫带着一场失利,成为了世界冠军墙上的新人。更讽刺的是,一周后,她和汤金华的世界排名上升到了世界第一。


包宜鑫与搭档汤金华

从2014年5月29日到10月23日,她们在那个位置上停留了21周的时间。

时至今日,她对曾经到达过的荣耀之位记忆不深,她不记得自己待在这个位置上多久的时间,更不记得世界排名的积分如何而来。

“我不是很关心这个方面,不在乎世界排名第几。”这个位置在她的眼中只是一个符号,并不代表任何成就,“我们身边的前辈成绩好的太多了,这个也就只是表示世界排名第一。”

世界冠军的头衔和世界第一的位置,也保不住这对组合,她们还是受到了尤杯决赛的影响。

当年夏天的世锦赛,包宜鑫和汤金华第一轮就出局了。回国后,教练找到她们,直接问她们是否要拆对。

那段时间,她们输球输怕了,彼此之间都看不到坚持合作下去的希望,只能选择拆对。

“我和搭档都被输球影响到了,都没有办法去解决问题。”


世界第一被拆对,当时外界对此事的解读充斥着“放弃”、“信任危机”的字眼。

当时的国羽女双成就斐然,一对可塑之才被淘汰了,还有其它选手纷涌而至。

好在,情况还不算太糟。

拆开世界第一组合后,队里给包宜鑫配对了年轻选手唐渊渟,后者比包宜鑫小两岁,当时只有20岁。她身材高挑,进攻能力强,是年轻选手中出类拔萃的一人。


唐渊渟

包宜鑫低落的心情有所缓和,她觉得自己似乎还没被放弃。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天赋型选手,所以训练必须要更刻苦。

那段时间,每一堂的训练课,她从不请假,每天都顶着伤痛完成任务。她知道自己力量是弱点,于是在别人结束训练后,她还会去力量房加练一个小时。

两届奥运会冠军张楠是公认的队伍里训练最勤奋的队员,包宜鑫觉得,除了张楠,自己可以算是双打组训练最努力的女生了。

第二年的赛季开始,她和唐渊渟配对在国际赛场上小试牛刀,效果不错。连续拿到了全英公开赛与瑞士公开赛的冠军。

此时,距离奥运会积分赛开始还有2个月的时间,她甚至看到了自己参加奥运会的希望。

然而,让她意想不到的是,参加完两站比赛回国,她再次遭遇了拆对的境遇。

唐渊渟有了新的搭档,这一次拆对,教练就是为了让她和新搭档冲击里约奥运会资格。上一次拆对是因为失利,这一次难道是因为夺冠?

她难过,也不解,“那个时候我只能悲观地安慰自己——还是自己的实力太差了,拿到冠军也没用。”

她在行动上服从教练安排,心里却抵触。包宜鑫开始郁郁寡欢,训练失去了原有的动力,晚上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突然默默地哭了出来。

这件事情,让她头一次感觉遭受到不公正的待遇,“我训练真的很努力,也没任何人跟我说为什么要拆对,我觉得起码要给我公平竞争的机会。”

2个月后,奥运积分赛开始了,教练组并没有给她报名女双比赛,只给她报了混双。

换女双搭档不啻于重新开始,这一次转攻混双又是一次重头再来,而她压根就没对混双抱期望。

伦敦奥运会的冠、亚军张楠/赵芸蕾、徐晨/马晋还在队中,她的搭档是与自己同岁的新人刘成,两人基本上没什么机会。


“女双不打,我就好好准备混双。”

可她没想到的是,自己混双能打出一番天地,当年就在世锦赛中拿到了亚军;更没想到,自己与混双搭档刘成情投意合,最后喜结良缘,成为圈中又一对金牌伉俪。

但因为缺乏经验,她和刘成在奥运会资格的竞争中还是输给了队友,没能随队前往里约。

一年之后,包宜鑫在参加完全运会就决定退役。退役时,她才25岁,正处运动员的黄金年龄。

如今回首往事,她坦承自己的退役掺杂着很多因素,伤病是其中之一,在夺冠后被教练无情拆对也是主要原因。

“我至少在1、2年的时间里都没有释怀。”朋友偶尔问她,这件事在心里过去了没有,包宜鑫说过去了。

但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还没有完全过去,因为它仍会时不时跑出来发酵,提醒她伤口犹在。

包宜鑫回忆说,在被“不公正”对待后,自己的信念似乎已被摧毁。

以往她越不被看好、越想证明自己,后来她一遇到难事,就会主动放弃。“比如学一个东西,还没怎么遇到坎,我就直接说‘我不行’。”

成为母亲后,她开始出现另一种心境,什么事情都能看淡、看开。

“我感觉自己最大的改变在于对事物的看法。以前我的一些想法很极端、偏激,现在则更多是包容。”

她开始从另一种角度去剖析“公平”的概念,“这个世界上其实什么事情的发生,都是公平的。”

如果回到从前,自己在被拆对后是否会去询问教练原因,或者向教练表达自己的不解情绪?她给出回答——“我会的。”

这次她不再是“掀开伤疤”,而是与过去偏执的想法告别,她真正地做到了释怀,“还是我自己的实力不够强,要是真的厉害,根本不用争,名额自己会到我的手上。”


退役后没多久,包宜鑫选择前往悉尼求学。她在国内已经完成硕士学业,出国她除了想学语言,更想体验不同的生活。

刚到悉尼的那2个月她过得并不开心,独自求学之旅并不顺遂。她需要靠自己搞定一切。

“我刚到悉尼的时候是冬天,好冷。我要自己找房子,还曾和别人合租过。因为语言不通,让我办理很多事情都增加了难度。”

“我很恐慌,一个人在陌生的环境,孤立无援。”

但是小包毕竟是运动员出身,适应能力强,所以硬着头皮搞定了所有事情。事后回顾自己走来的这一路,她不由得表扬了一下自己。


“原来我还挺厉害的。”

悉尼物价较高,为了节省开支,她不得不每天利用晚上的时间,去教别人打球,赚取生活费。

包宜鑫把教球的课程安排得满满的,白天上课,晚上做教练,回到住处躺在床上倒头就睡。

刘成训练之余给她打去视频电话,她声音慵懒地对他说道:“我很累,我根本没有时间和你打语音。”然后,早早按下了挂断键,很快就可以睡着。

因为教课勤奋,她的收入也不错,达到了房租的3、4倍。

在悉尼待了几个月后,包宜鑫发现自己蛮适应国外的生活节奏。她喜静,喜欢独处,不喜欢热闹,也不擅长社交。

“在那里想工作的时候就工作,不想工作的时候就可以去度假,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
她觉得自己的时间竟然能由着自己的性子安排了,这是一直在追求的理想化生活节奏。

在国内时,作为羽毛球世界冠军会衍生出许多应酬,她推不掉,只能被动接受。每次参加完,都觉得是在消耗自己的能量。

有一次,她和刘成提议婚后一起去国外生活,刘成直接应允。但婚后,两个人却没再提起此事。

包宜鑫认为,这是恋爱中的“异想天开”。“如果我是单身,去国外定居没问题;但我们两个人结婚,是两个家庭的事情,要考虑到现实。”

她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
包宜鑫的生活“独立性”还体现在怀孕的过程中。

因为刘成还是现役国手,常年跟随国家队训练。包宜鑫曾计算过,在孩子出生后快一年的时间,她和刘成只见了3次,加起来10天左右。

“我不像其他很多女生那样,怀孕一定要丈夫陪在身边。他有他的事业,我不希望他为此分心。”

包宜鑫怀孕期间的日常起居,主要由她妈妈照顾。但因为妈妈还要照顾姥姥,因此在她孕期第7、8这两个月都是包宜鑫一个人独自度过的。

她笑言自己可以在“独立性”与“依赖性”之间徘徊。家人在其身边,便像“断手断脚一样”;一旦只能依靠自己,她体内的技能就会被唤醒。

“我是运动员,我怀孕的过程还是比较轻松的,自己煮饭、买菜都可以。怀胎十月,我从头到尾都很灵活。”

她还坚持运动,每天爬楼梯,也会做瑜伽,为的是让自己不要太重,避免生产时遇到困难。

产前轻松,产后她的境遇却迥然不同。孩子半夜会醒2到3次,刘成不在身边,孩子一哭她也会跟着醒,整宿都睡不好。

“孩子出生后半年的时间里,我的精神有点‘崩溃’,每天都晕乎乎的。”

但她不会因此厌倦这种生活,因为这是甜蜜的烦恼。

生完孩子后,包宜鑫也曾接到一些工作邀约,但都逐一婉拒。她支持女性要经济独立的想法,但同时为了照顾襁褓中的孩子,她也倾向暂时以家庭为主。

“如果我生下宝宝后忙工作,不照顾他,那我生他干嘛呢?”她希望等孩子长大后,自己能在事业与家庭之间找到适中的点。

过一阵子,孩子即将满一周岁。包宜鑫要带着孩子回到刘成的家乡办一周岁的酒宴。一家媒体发来工作邀约,希望她能在一个活动中亮相。

两件事情时间冲撞,包宜鑫想也没想,选择前者。现在对她来说,孩子与家庭是最重要的。


包宜鑫和刘成是在2019年年初低调领证结婚的。

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点,是因为他们想生一个“猪宝宝”。万事顺利,包宜鑫在2月份就发现自己怀孕了。

她和刘成都不是那种会制造浪漫气氛的人。他们的爱情,像白水一样,平淡无奇,没有轰轰烈烈的场景,更谈不上刻骨铭心的画面。

包宜鑫形容她与刘成的感情,是亲情多于爱情,“我们认识太久了,而且我对待感情一向比较冷静。”

她记得和刘成搭档打里约奥运会积分赛那段时间,他们已是情侣关系。

争夺积分的关键时刻,每次输球,包宜鑫都会把责任推卸到刘成身上。这是她作为女友唯一“撒娇”的特权。

后来,他们没能携手去里约,两个人心里都觉得有缺失,但互相之间也没大吵大闹。

这也是他们长久以来形成的默契。

离开国羽、独自踏上求学之路后,她更能体会到丈夫在队中面对残酷竞争的不易。

包宜鑫在悉尼的那段时间,刘成于赛场上打得有些黯淡,时常“一轮游”。她见状很是担心,宽慰开导他。


丈夫刘成与张楠的拆对也是煎熬的过程。

两个人的合作就像“情侣”,搭档不久后就在2017年世锦赛中拿到冠军。

过了“热恋期”后,他们互有埋怨,配合效果越来越不好,教练索性给他们都配了年轻队员。一对本有望冲击东京奥运会金牌的组合就这样各奔东西。

在奥运积分赛前拆对,意味着一切从零开始。刘成要带着小队员,陪伴他的成长,需要时间与过程。

包宜鑫对拆对深有体会。她知道刘成在训练上的缺陷,一直督促他。但她心里知道,丈夫想要前往东京,需要经历艰难困苦以及诸多奇迹才能达到。

她知道刘成内心的失落,对他说:“去不了也没关系,你已经争取过了……这就是命。”这是她的处事态度。

刘成也知道包宜鑫独自带娃的不易,很少会将训练中的不顺心说给对方听,更多时候是他在视频里逗着孩子。

他们的夫妻关系鲜有涟漪。

对于没有举办的婚礼,包宜鑫原先的想法是没有必要,“伤财劳神,一起出去旅游就好了。”

但成为了母亲后,她的观念变了,他希望刘成能补给她一个体面的仪式,“一定要办。”

孩子成为了她和刘成之间感情的又一层纽带,为他们清汤寡水的婚姻生活增添了一丝乐趣。她不觉得无聊,享受其中,因为她体会到了做母亲后的快乐。

她对新浪体育说:“我觉得女生还是要生孩子。”

现在,带孩子是她最大的快乐了。
包宜鑫
包宜鑫
回复

在线用户

正浏览此版面之用户: Google [Bot] 和 39 访客